画家恽甫铭

来源: 美术家书法家艺术网    时间: 2022-08-16    打印本文    字体大小:     阅读量: 4129

阅读量: 4129

      恽甫铭  1944年2月生,江苏常州人,为清代大画家恽南田后裔。1961年参加解放军,1988年被授予空军大校军衔。

      1990年转业到新民晚报,历任党委办公室主任、总编办公室主任,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新闻宣传办公室主任兼《文汇读书周报》主编,上海市新闻工作者协会副秘书长、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美协海墨画会副会长、上海书画院签约画家。专攻青绿山水,作品入选上海市迎春画展、海峡两岸名人书画展、沪澳书画名家庆回归书画展、上海国际艺术博览会(两届)、海墨画会书画展、豫园画展、无锡博物馆海上三人书画展等。上海教育电视台以“南田后人”为题作介绍。新闻晚报以“绚烂归平淡,真放本精微”为题用整版篇幅作介绍。国家艺术杂志、上海艺术家杂志、文化艺术报、联合时报、常州日报等以“揽得青绿写山水”为题作介绍。作品为国内和法国、德国、日本等国际友人收藏。

      出版《墨缘五人集》《恽甫铭中国画选》,美术评论集《走近书画家》、《林外观林---走近书画家续编》《风生水起---走近书画家三编》,策划出版《沈柔坚画集》、《张德宁画集》,主编《新民晚报书画珍藏集》、《留青竹刻第一家—徐氏父女竹刻鉴赏》、《陈辉光新绘茶诗百图》、《杨可扬藏书票》等。

中国美术家书法家艺术网编号:232

一支画笔构绘青山绿水,通过创作实现天人合一

———文人山水画家恽甫铭艺术风采

郭兴华

      恽甫铭, 1944年2月生,江苏常州人,1961年参加解放军,1988年被授予空军大校军衔。1990年转业到新民晚报,历任党委办公室主任、总编办公室主任,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新闻宣传办公室主任兼《文汇读书周报》主编,上海市新闻工作者协会副秘书长、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美协海墨画会副会长、上海书画院签约画家。 

春晖揽胜图

      恽甫铭先生,为清代大画家恽南田后裔。恽南田(1633-1690),名格,字惟大,后改字寿平,以字行。南田是他的号。作为清代著名的书画家,他开创了没骨花卉画的独特画风,是常州画派的开山祖师。

      文人画家恽甫铭先生,多才多艺,生活积淀深厚,不仅画得好,还是知名作家,文学创作有很高的造诣。画作豪放,厚重浓烈,明净疏淡,恬静娴雅,淡墨轻彩勾勒出生活的真谛。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名家书画评论《走近书画家》《林外观林》《风生水起》三部书,可谓是对近代知名书画家的作品,作出有高度、深度的客观总结,是一部厚重大作。 

      恽甫铭先生的文人山水画蕴含着中华民族丰厚的文化积淀,凝蓄着中国知识阶级的精神诉求和文化理想。目前,文人山水画在取得发展的同时,也面临着诸多问题,其中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文人山水画自身笔墨程式的藩篱;二、现代西方艺术的侵蚀。当今能够解决好二者问题,又能在传承与创新中独树一帜于画坛者可谓凤毛麟角,而文人山水画家恽甫铭先生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有史以来,山水画是中华文化特有的艺术形式,这种在世界文明史中绝无仅有文化艺术,不只是艺术家观物达情、忆写山川的写照,更是历代卓越文人在此寻找心灵的归宿、构建精神家园的重要抒怀途径之一。中国山水画与西方绘画有着许多的不同,如中国重笔墨,西方重形色;中国重平面结构,西方重立体深度;中国重气韵,西方重质量……这许许多多的不同,成为中西方绘画融合吸收的屏障,使得众多油画家转换为国画家难以成功,仅仅成为用中国画工具画素描的所谓国画家,画出的作品也不中不西,中国人不喜欢,外国人不为然,穷其一生而终无所获。

      恽甫铭先生作为一个坚守传统、力求创新的山水画家,保持清醒、不慕时风,走出一条“孤行”之路更显得难能可贵。虽与许多浸淫传统精英文化的文人一样,恽甫铭先生在中国传统山水画中,选择了文人山水一路,但他所选择的文人山水却不是明人、清人的山水,而是宋人、元人的山水。他所追求的是超乎于“笔墨”程式之外的“意象”之境。“因心造境”、“以情造景”,这“造”字对于他来说绝非是借助既定笔墨程式来描绘自然、抒写胸襟,而是在对自然造化深刻体验的基础上,创造了自己的笔墨语言,传递出胸中逸气、心中化境。对于“笔墨”二字他非常谨慎,对于传统“笔墨”的研习也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禅林清音  96×49cm

      文人山水画传统向以水墨为主,偶作浅绛,浓重绚烂的色彩是被文人山水所排斥的。但恽甫铭先生打破千年来用“墨”的传统,在文人山水画中重新找到了色彩的魅力和激情。虽然先生也有少数青绿作品,但内心的文人性情更使他偏重水墨氤氲的文人山水。他将青绿山水浓丽典雅的用色方式,融合民间用色的单纯质朴和西洋色彩的绚烂丰富,注入到传统水墨当中,形成了一种浓重饱满、激情明快的色墨效果。他的《禅林清音图》《云山图》两幅作品,一个彩墨系列,一个水墨系列,二者对比,可以看到他在色彩方面所做的探索,靛蓝、翠绿,把色彩当成主题因素来处理,他是第一人。 

春晖耀江南  180×280cm

      恽甫铭先生特别是对于“红”的钟情,在《湖滨清晓》作品中,红色基本上已经成为恽甫铭 先生山水绘画中的一种鲜明“符号”。这种激情的色彩仿佛是火山爆发,像未见山的形状、轮廓,又似见山的脉络、精神,好像整个山都在这流动的红色中涌动。这正应了禅家所言的“初看山,山即是山;后看山,山并非山;如今看山,山仍是山”的境界。恽甫铭 先生山水画作品是,水、色、墨、笔冲击、碰撞发生出的偶然之象,幻化一气,浑然天成,可谓“元气淋漓嶂犹湿”。这些在阴阳关系中的矛盾统一,展现出一种大气、浪漫、抽象的节奏美、色彩美、形式美。 

春山策杖图

      透过恽甫铭先生山水画《太湖春早》,不仅能感受到静水渔船、楼台轩榭、湖边人家的生活气息,还有朝云出岫、高山流水、层林尽染的自然景观,各种画技,不同手法,视觉张力呼之欲出,氛围营造为人称道。这些厚重遒劲扎实的表现笔法,都来源于他长期的书法功底。恽甫铭先生有丰富的创作修养,有比较强的笔墨造诣,非常重视吸收传统里好的东西。文人画的传统是一种综合的艺术,诗书画要结合在一起,体现出一种精神的境界,不是只满足视觉的追求,也不是只有绘画的功夫本事就行的。他很重视这一点,诗文书画兼并,而且打通诗文书画,这个修养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获得的。

春山图  49×96cm(横屏观赏)

      多年来恽甫铭先生在绘画艺术上,善于造景、善于铺垫,注重细节皴法、投影比列,远中近景的衔接搭配。运用传统的高远法表现形式,掺杂以现代构图笔法,使整个画面既显得苍岩高峻耸峙,又有群山俯瞰的壮美辽阔感,远处层崖叠起,使画面层次既分明又丰富,产生出“千岩万壑奔眼底”的视觉冲击力。整幅画笔墨线条,错杂有致;皴擦点染,疏密有度。更兼曲桥悬泉、崖树山房布排各得其所,动静相宜,浓淡得体,近景细密,远图粗犷,笔力远浸,妙趣横生,展现出画家不凡的绘画理论和技法。

湖滨清晓  96×45cm

      纵观恽甫铭先生笔下的山川、流水、云烟、屋宇都可归于感性生动的生命形式,在远离世俗、拒绝平庸而与山野、溪流、云水与村落的虚拟、梦幻的方式相融,并进而脱离现实经验世界,与情绪化的山水符号、臆想的心象结合,在情感的注入和情绪化的表现中,凝定为富于想像性的山水世界; 他同时又是经验世界和虚拟世界互为联系的桥梁,通过情感与情绪在画面中的演绎,使山水意象得到夸张、变形、错位与交迭,使之与现实世界形态拉开距离,并渐显为形而上的特点与虚拟性的“精神家园”图景。

家在江南春雨中

     恽甫铭先生山水对传统绘画,有较深的研究和敏慧的体悟,画作有传统山水的气势和精神,有传统图式的痕迹和转换性创造。用墨凝重浑厚,行笔酣畅自如,画面既有传统技法的苍润和严谨,又有现代的质感和新意,以丰富的技法拓展其艺术语言并表现自然神韵和画家丰富的情感世界。寓传统与现代、大气与朴拙、旷达与灵秀于一体,显示了和谐平衡的新秩序,以他自己的绘画语言,恰当地对古典山水画独特的空间理论思维,作了视觉的诠释。深邃广阔的意境和气势恢弘的景观,不仅能给人一种强烈的震撼,也能启发读画者无限的遐想。恽甫铭 先生山水作品注重意趣和画面构成的强烈对比,豪放处狂放不羁,精微处纤毫毕现,可谓尽广大而致精微。

暖日春风江南  180×410cm(横屏观赏)

      恽甫铭先生比较理解传统山水画有多种功能,其中有一种最大众化的功能就是“养心”,以画为记,以画为乐,画画,欣赏画,从这里实践天人合一,实现烟云供养。他的作品重视审美感悟,讲究审美品味,他画的大自然让人向往,看他的画非常享受。他没有被市场左右,尽管市场也是推动艺术发展的,他按照自己对传统文化发展的理解,保持了传统的好东西,吸收了时代的新机,所以有内在的东西,不肤浅,不赶时髦,有主心骨,通过山水画实现“天人合一”。

(2020,3,5“今日头条”推送)

山高水长

绚烂归平淡  真放本精微

忻才良

      恽甫铭,以书画评论家出名,有《走近书画家》和《林外观林》等专著问世。他文采斐然的书画评论散见于报刊中,在沪上已有相当的影响。近日收到由陈佩秋题签的《恽甫铭中国画选》,方知他还是一个专业中国画家,尤以青绿山水见长。

      原来,常州恽家清代以来屡出画家,先祖恽南田创立“常州画派”青史留名,恽甫铭引以为荣。也许是遗传基因使然,他从小就喜欢画画,少年时混在大人堆里学手艺,画壁画、水彩画、中国画,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15岁便有一幅版画作品参加江苏省工人美展。后来参了军,上世纪90年代初由军人转为报人,旧好重拾,佳作迭出,多次参加沪上画展。作为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他受聘为上海美协海墨画会画师、副会长,上海书画院画师。

太湖春早  69×69cm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恽甫铭的中国画,充分显现了古今画风相承、南北文化交汇的特色。他曾采访同乡国画大师谢稚柳,以画求师,谢老对恽甫铭公务之余专心绘事,足足鼓励了一番。挂在“壮暮堂”的对子“绚烂归平淡,真放本精微”也就成为恽甫铭的座右铭。他笔势如虹、意象真切、画境生动的青绿山水,正应了这副对子的意蕴。恽甫铭的青绿山水画,有赖于三“师”,更得益于三思,才取得了成功。

      一是以自然为师,思天地山水之精微。恽甫铭酷爱山水,时时萦怀,常发幽思。他写生,画自然之真山真水;他旅游,足迹遍及天南地北。胸有千山万壑,心有自然之师,笔端方有青山绿水映出。《晴林高泉图》、《澄江叠翠图》等等,莫不是他跋山涉水、坐爱枫林、凝神沉思之后的力作。

      二是以大师为师,思博采众长之奥秘。恽甫铭善结翰墨情缘,专访书画家130多人,嘤嘤求友,谦谦拜师。他写书画评论,必先研读他们的人品画品。在采写舒同、吴湖帆、朱屺瞻、谢稚柳、陆俨少、关山月、程十发、唐云、应野平、吴青霞、陈佩秋等画坛大家时,他品赏个中三昧,领略无限风光,思索大师成功的秘笈。因此他写出大师的艺术成就,亦写出了他们的人格风采。可贵的是,经过深思熟虑,他兼容并蓄大师们的画技画艺,融会贯通于自己的作品之中。吴湖帆、谢稚柳缜密华丽的庙堂之气、张大千鬼斧神工的泼墨泼彩,陆俨少变幻莫测的云水峻岭、程十发充满机智灵性的线条、陈佩秋瑰丽豪放的黄管妙音……在恽甫铭的《春溪抚琴图》、《青山归棹图》、《林深泉落图》中都有着不经意的传承,可谓“真放本精微”。

      三是以传统为师,思传承创新之蹊径。恽甫铭从小在画乡世家中耳濡目染,与丹青结下不解之缘。他喜欢研读唐诗宋词,对宋元画风更是情有独钟,对金陵画派与海上画派亦多有研习。他深知,只有在传统上下苦功夫,才能薪传博大精深的中国画。他从走近当代书画家入手,溯源而上探访古代名家真迹。再大量临摹宋元及王蒙、龚贤作品,揣摩先贤用笔、用墨、用色之奥秘,感悟当今视觉审美的不同情趣,达到古为今用,推陈出新的艺术效果。恽甫铭的青绿山水画,拥有中国传统绘画的气派,墨色浓淡枯湿,色彩点染铺排,线条精细勾勒,画面满目青绿——那是他追求充满生命张力、洋溢青春气息的美好祈愿。恽甫铭擅画长卷,《烟江归帆图》以崇山峻岭为背景,山色青绿,间或墨色浓淡。远景峰峦朦胧,近景山坪农舍绿树掩映中,更有山涧飞溅,犹闻水声潺潺。江河四五归帆,一行飞雁扑翅,映现渔归夕烟的和平景象,能不动人心魄?《夏山溪舍图》中山丘苍润有古意,松叶精细若工笔,农舍平中奇,山溪飞泻来,白云飞雁,绿水青山,好一幅江南水乡的和谐宁馨图画!

圆融-四季  200×200cm

      墨雨斋寓翰墨情,跋山涉水丹青路。恽甫铭在“走近书画家”后“林外观林”,终于“大器晚成”。愿这位“南田后人”在青绿山水画的创作上,继续出彩出新出创意,为海上画坛增光添彩。

山高水长图







分享到:

上海艺术家百度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