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派大师毕沙罗108幅作品欣赏

来源: 网易    时间: 2017-10-22    打印本文    字体大小:

毕 莎 罗

Pissarro Camille

(1830-1903年)

法 国 印 象 派 大 师

1830年生于安的列斯群岛的圣托马斯岛

1903年 卒 于 巴 黎

在他去世前一年,

远在塔希提岛的高更写道:

“他是我的老师。”

在他去世后3年,

“现代绘画之父”塞尚

在自己的展出作品目录中恭敬地签上

“保罗塞尚,毕莎罗的学生”。

001《遮蔽的早晨》

1896年油彩.画布54.3 x 65.1 cm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在印象派诸位大师中,毕莎罗是惟一一个参加了印象派所有8次展览的画家,可谓最坚定的印象派艺术大师。毕莎罗是始终如一的印象派画家,他对印象派的重要意义甚至超过莫内,他品德高尚赢得所有人的钦佩,在印象派画家心目中,他是这个松散大家庭的家长,是印象派的先驱,因此人们尊称他为印象派的摩西(上帝的传喻者,以色列人的领袖)。

  毕莎罗堪称印象派团体中的“中流砥柱”,尽管其他几位印象派大师的“社会知名度”比他大,但总体作用仍有所不同。不管外界有多大的压力,也不管内部有多大的纷争,毕莎罗静静地坚守着,先后吸引了塞尚、高更、修拉、西涅克等参加联展。

  出身商人之家的毕莎罗不愿随父亲经商,但到了法国学画,他生活窘困,画卖不掉,不得不做油漆匠来谋生。但他说:“绘画使我快乐,它是我的生命,其他无关紧要。

  毕莎罗与其它印象画家不同的是,他不沉迷于云光倒影,水雾迷离的表现,而是把对生活的深刻信念,与法国传统的乡村文化融入画作中,专心致力于描绘土地与乡村,充份表现出对自然界亲切而深厚的情感。60岁后的他,生活有所改善,但是因腿疾而不能行走,就天天在窗边作画,直到病逝。

002《古堡花园》

1876年油彩.画布 112.7 x 165.4 cm美国堪萨斯尼尔斯阿德金博物馆

  “古堡花园”展现了印象派画家在描绘风景时所能表达到的精细程度,大自然的一草一木,在画家应用光线的变化,表现色彩的不同上,呈现了风景画面中色调的变化及光影的多样性。

003《埃纳里的池塘》

1874年油彩.画布 80.6 x 91.44 cm美国康州耶鲁大学艺术画廊

004《彭退斯的偏僻山丘》

1876年油彩.画布私人收藏

005《喝咖啡的农家女孩》

1881年油彩.画布 65.3 x 54.8 cm美国伊利诺州芝加哥艺术机构

  从略高处取景的这幅画面,使浑圆的形象沉浸在明净的空气中,给人一种特殊的感受,使观赏者如临其境。

  毕莎罗的构图最令人震惊的,正是这种对主体的自然描绘,好像我们正悄悄地走进房间,看见屋里的少女,正专心的用汤匙盛起残留在杯子里的牛奶。若我们突然站在她身旁,恐怕会使她吓一大跳,说不定还会把仅存的牛奶打翻了呢!

  有人曾向窦加问起米勒和毕莎罗,他回答:“米勒嘛?是的,他的《播种者》确实是在为人类播种;而毕莎罗笔下的农民都是为了给自己挣面包而勤于劳动。” 毕莎罗对形态与技法进行了仔细的研究,成功地取得了他那充满恬静气息的画面。

  在这幅画中,毕莎罗恰如其分地确定好形态,只用了少数几种色彩,而那些浓郁的色调却能显现出水晶般清澈的画面来,而且还呈现出天空里无尽的深浅层次,重叠交错又分外清晰。

  毕莎罗正是利用这种深浅层次和透明力度来表现光线、体积和空间,以上下重叠,彼此相互融合的笔触来描绘人像。

  毕莎罗本人提到他的这幅作品时,曾自豪地说道:“我永远不会再画出比这幅画更刻划入微、更精工细琢的作品了。”

006《艾米塔吉的大核桃树》

1875年油彩.画布 32.5 x 40.8 cm私人收藏

007《坐着的农妇》

1885年油彩.画布 73 x 59.7 cm美国康州耶鲁大学艺术画廊

008《牡丹和桑橙》

1877年油彩.画布 81 x 64 cm荷兰阿姆斯特丹梵谷美术馆

009《彭退斯的小径》

1872年油彩.画布私人收藏

010《瓦兹河畔的日落》

1880年油彩.画布 54 x 64.8 cm私人收藏

011《雪中大道》

1879年油彩.画布 54 x 65 cm法国巴黎马摩坦博物馆

012《巴黎蒙马特林荫大道》

1897年油彩.画布 74 x 92.8 cm俄罗斯圣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馆

  毕莎罗晚年排除了外界画法对他的干扰,表现出一个充满自信的印象派的元老画家的精湛技巧和恢宏气魄,后期主要描绘繁华的城市和街道建筑,多取俯视角度,他更多是从楼上居室俯视描绘街景。

  这是一幅境界宽广的城市风景画,画家以敏锐的观察力,精心地捕捉了俯瞰的蒙马特大街车水马龙的喧嚣情景。街道两侧尽收画面,由于视角宽广,楼房林立,只能凭感觉用粗笔点画出来,然而显得特别生动,加之透视准确,画中车马人流仿佛在画中移动,它描绘了现代都市的繁忙热闹场面。

  毕莎罗放弃了固有色的观念,以补色体现景物的明暗变化,用原色做适当调整。以细碎的笔触体现光的颤动,造成模模糊糊的形象。

  画面中街道宽广,行人与马车都是速写而成的,简练、灵动,景物朦胧模糊、跳跃闪动,各种暖灰、冷灰、深灰、浅灰构成一幅格调高雅的城市风景。

  它预示了20世纪未来派画家所热衷描绘的景象,现代都市快速运动节奏。在这幅画上,构图宏伟,街景庄严而有气派;色彩丰富柔和,在冷暖色对比中,充满中间调子的过渡,形成一种细致而变化丰富的灰调子,但却很明亮,它显示着光的饱满,其笔触均匀而不失活泼变化,粗犷与细致融为一体,表现出毕莎罗特有的艺术风格。

013《剧场》

1898年油彩.画布 65.5 x 81.5 cm俄罗斯圣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馆

014《进入村庄》

1872年油彩.画布 46 x 55.5 cm法国巴黎奥塞美术馆

015《莫瑞河畔》

1901年油彩.画布 46.1 x 55.1 cm私人收藏

016《在蒙福科皮埃特播种的农夫》

1875年油彩.画布 46 x 55 cm私人收藏

017《山坡景观》

1897年油彩.画布 65.8 x 92.2 cm私人收藏

018《厄哈格尼的草地》

1886年油彩.画布 60 x 74 cm私人收藏

019《圣欧诺下午的雨后街道》

1897年油彩.画布 81 x 65 cm西班牙马德里提森波那米萨美术馆

020《保罗-埃米尔.毕莎罗》

1890年油彩.画布 41.5 x 33.5 cm私人收藏

021《洗衣妇》

1880年油彩.画布 73 x 59.1 cm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022《收获,彭退斯》

1881年油彩.画布 46 x 55.2 cm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023《塞纳河的洪水》

1896年油彩.画布 54.5 x 66 cm私人收藏

024《瓦兹河畔的街道》

1890年油彩.画布私人收藏

025《农民采集干草,厄哈格尼》

1886年油彩.画布 38 x 46 cm私人收藏

026《特殊的小站》

1871年油彩.画布 44.5 x 72.5 cm英国伦敦可陶德学院画廊

  25岁的毕莎罗在万国博览会上,一下子被柯洛的风景画吸引住了,这决定了他终生走风景写生的艺术道路。

  他后来曾专程拜访过柯洛,并得到柯洛的指点和教导。60年代中期,毕莎罗是以柯洛的学生自居,参加沙龙画展,直到70年代他的画风还受着柯洛风格的影响。

  在这幅作品中,我们明显感觉到运用柯洛的表现手法创作,单纯清新的蓝绿色调和朴素优雅、带有古典韵味的幽静气氛显而易见,画法沉稳,虽有柯洛影响,但仍然是毕莎罗的。

027《艺术家的女儿画像》

1872年油彩.画布 72.7 x 59.5 cm美国康州耶鲁大学艺术画廊

028《彭退斯附近的草地》

1874年油彩.画布 55 x 92 cm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国家博物馆美术

029《彭退斯的夏天》

1877年油彩.画布 56.5 x 91 cm私人收藏

030《早晨的灰色天气》

1902年油彩.画布 46.5 x 55.3 cm美国加州旧金山现代美术馆

031《诺伍德上方的狐山》

1870年油彩.画布 35.3 x 45.7 cm英国伦敦国家画廊

032《瓦兹河畔的小木屋和牛》

1880年油彩.画布私人收藏

033《布维尔的圣雅克教堂早晨阳光》

1901年油彩.画布 74 x 93 cm私人收藏

034《薛登汉林荫大道》

1871年油彩.画布 48 x 73 cm英国伦敦国家画廊

035《晚上蒙马特的林荫大道》

1897年油彩.画布 53.3 x 64.8 cm英国伦敦国家画廊

036《艾米塔吉附近的山腰》

1877年油彩.画布 114.9 x 87.6 cm英国伦敦国家画廊

037《厄哈格尼的收获》

1901年油彩.画布 53.9 x 64.7 cm加拿大渥太华国家画廊

038《被雪覆盖的罗浮宫》

1902年油彩.画布 65.4 x 87.3 cm英国伦敦国家画廊

039《从路维希安浏览风景》

1869 - 1870年油彩.画布 52.7 x 81.9 cm英国伦敦国家画廊

040《锄地的农妇》

1882年油彩.画布 65 x 54 cm私人收藏

041《彭退斯偏僻住户》

1867年油彩.画布 151.4 x 200.6 cm美国纽约古金汉博物馆

042《秋季路维希安附近的风景》

1870年油彩.画布 89 x 116 cm美国加州保罗盖兹美术馆

043《厄哈格尼的农民家》

1884年油彩.画布 83 x 96.6 cm美国加州洛杉矶郡立美术馆

044《牧羊女和山羊》

1881年油彩.画布私人收藏

045《布吉佛的塞纳河》

1871年油彩.画布 43.5 x 59.7 cm私人收藏

046《彭退斯的偏僻处》

1877年油彩.画布 64 x 54 cm私人收藏

047《巴金库尔的二月早晨》

1893年油彩.画布 65 x 81.5 cm荷兰国立渥特罗库勒穆勒美术馆

  在这幅画中,毕沙罗的绘画技巧极其细腻,显然他已从印象主义技法达到「伦敦技法」,及分光技法了。所谓「伦敦技法」,乃是指1870年当普法战争爆发,毕沙罗偕同家人逃难到伦敦时,他曾对「分析阴影」﹝那按照季节和时间进行探索的画法〕特别感兴趣。

  但是,毕沙罗的绘画始终远离康斯塔伯的按照季节和时间进行探索的画法,而寻求脱尔诺那种气氛与光影效果,目的就在于保存一种鲜明而确定的结构,以及构造出一种清晰而生动的画面。

  在这幅画中,光线由弱逐渐转强,笔触急速地运转,看上去敏感而颤动,色彩随之更加明朗、更加灿烂。在这样简洁的构图中,表现出初升的太阳照耀在草地上的,深邃意境,而且充满了生气。

  旭日的抛射,使万物拖曳着长长的浅蓝色阴影,背景是一座小山,山上簇簇树丛中隐约露出白墙蓝顶的房屋和一座教堂。整个画面全都笼罩在一大片蓝色的天空之下。

048《生火的农家女》

1888年油彩.画布法国巴黎奥赛美术馆

  这幅画明显地有着点描派的影子,但画中所营造出的多层次,丰富性的闪亮效果,是其它画所少见的。而且更可看出画家的功力,当他心中有了灵感时,便能迅速地完成奇特的作品。

049《汉普顿的绿色草地》

1891年油彩.画布 54.3 x 73 cm美国华盛顿区国家画廊

050《卢昂日落,多雾的天气》

1896年油彩.画布 54 x 65 cm法国巴黎奥塞美术馆

051《蒙福科皮埃特的小屋》

1874年油彩.画布 55.6 x 45.8 cm私人收藏

052《蒙马特大道的多云早晨》

1897年油彩.画布 73 x 92 cm澳洲墨尔本维多利亚国家画廊

053《彭退斯的白菜田》

1882年油彩.画布 73 x 92 cm私人收藏

054《自画像》

1903年油彩.画布 41 x 33.3 cm英国伦敦泰德画廊

  毕莎罗(Camille Pissarro) 1830年7月10日生于安迪列斯群岛的法属殖民地圣汤姆斯,父亲是一位原籍葡萄牙的法国犹太人,开了一家商店,专卖小饰物,与安迪列斯群岛的一个克里奥耳女人结了婚,生下毕莎罗。

  在毕莎罗度过了一个充满异国情调的童年生活之后,1841年他的父亲认为应该送他到法国读书,于是让他住在萨瓦里所开的包管食宿的公寓里,就位于巴黎附近的帕希。

  1848年,他又被住在热带地区的亲人叫回去。但是,商业买卖对他毫无吸引力,闲暇时他就到港口码头,为那些装卸货物的工人画一些速写。

055《院子里的农民,厄哈格尼》

1889 - 1902年油彩.画布 80 x 65.4 cm私人收藏

056《厄哈格尼景观》

1892年油彩.画布 46 x 55 cm私人收藏

057《查林柯洛士桥,伦敦》

1890年油彩.画布 60 x 90 cm美国华盛顿区国家画廊

  又过了五年,他结识了年轻的丹麦画家弗里茨.麦尔白,艺术的吸引力促使他离家出走,随着麦尔白到了委内瑞拉。就在那里,他终于实践了萨瓦里会给他的建议:“你应该画一些椰子树!”

  1855年,毕莎罗的父亲终于允许他到巴黎学画,于是他又回到巴黎,那一年巴黎正在举行万国博览会。当时他拜访了两位艺术家,他还会声称自己是这两位艺术家的学生:一位就是带他到委内瑞拉的丹麦画家麦尔白;另一位则是柯洛,毕莎罗尤其对柯洛推崇备至,还觉得自己与柯洛志同道合。

  1859年,毕莎罗以《蒙莫朗西风光》这幅画,参加官方沙龙展览。他像柯洛一样,热爱这个小岛的田野景色,经常描绘日常生活的自然景象,和通往村落的入口小径、农场房舍的庭院、花园和菜园等。

058《埃纳里附近的彭退斯》

1872年油彩.画布 55 x 92 cm法国巴黎奥塞美术馆

059《厄哈格尼的春天》

1900年油彩.画布 25.75 x 32.25 cm私人收藏

060《园丁》

1883 - 1895年油彩.画布 81.5 x 65 cm美国华盛顿区国家画廊

  在瑞士学院,他认识了莫内,两人成了好朋友。就在这几年当中,他的作品一直能在沙龙展出,直到1863年为止。1863年他的一幅作品第二次遭到官方评审委员会的拒绝,但同时他也有三件作品参加了落选展。

  毕莎罗在巴黎蒙马特山有一间画室,并经常与其他年轻画家在盖布瓦咖啡馆聚会。在巴黎的这段期间,毕莎罗爱上了母亲的女仆朱丽.维莱,却遭到家人极力的反对而无法结合,但毕莎罗力排众议,不顾一切地与朱丽在一起,朱丽还为他生了两个儿于,大儿子路希安后来也成了画家。

  1870年,普法战争开始,毕莎罗偕同朱丽一起奔赴伦敦,并在那儿结婚。家庭成员增加了,但经济收入并未增加,在路维希安居住时,曾有位邻居试图以八十法郎买下他的几幅画。

061《雪地里的房子,彭退斯》

1875年油彩.画布 46.4 x 39 cm私人收藏

062《堆干草》

1892年油彩.画布 65.5 x 81.3 cm美国伊利诺州芝加哥艺术机构

063《在花丛中的朱莉和鲁道夫》

1879年油彩.画布 38 x 46 cm私人收藏

064《厄哈格尼花园中的儿童》

1892年油彩.画布 58 x 71 cm私人收藏

  在普鲁士军队兵临巴黎城下时,毕莎罗与家人曾在布列塔尼短期小住之后,才避往伦敦,匆忙逃难中,就把他的所有画作都抛弃了,有几幅还是莫内替他放到仓库里去的,但待他半年后回来时,发现这些画已经遭到破坏,有些甚至损坏得无法修补。

  毕莎罗在伦敦曾和莫内重逢,并与他一起发现了康斯塔伯、脱尔诺和波宁顿的绘画,并受到感动和影响。他描绘伦敦城市和郊区的景致,并透过巴黎艺术品商人杜朗.鲁耶卖出了几幅作品。

  但是,对他来说成功尚未到来,他认为:“我的画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一点也没有!”,他曾在给杜瑞的信中说道:“这样的想法始终纠缠着我。 ”返回法国后,他定居旁瓦兹,一待就是十年。在这十年当中,为了养家糊口以及应付债务,他日以继夜的工作。这段时期他与阿尔芒.吉约曼和住在奥文尼.苏尔.瓦兹的保罗.塞尚往来密切。

  1874年,“艺术家、画家、雕塑家、版画家与无名氏合作会社”成立了,这个团体向摄影家纳达尔在卡普西尼林荫大道,借到一个地方展出了一个月的时间,毕莎罗以五幅作品参加这个画展,从此,他未曾在这类画展中缺席过,甚至把他越来越多的风景画拿出去参展。

  然而,在当时的艺术圈里,只有少数屈指可数的人去维护这些参展人,而批评和攻击这类画展的却大有人在,例如,阿尔伯特.沃尔夫曾在「费加洛报」上写了一篇文章,无情地攻击毕莎罗:“请诸位转告毕莎罗先生:树木不是紫色的,天也不是黄油油的,在任何地方都看不到他所画的那种东西,任何人只要稍微有点头脑,都不会接受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065《溪旁洗脚的女子》

1895年油彩.画布 73 x 92 cm美国伊利诺州芝加哥艺术机构

066《厄哈格尼的教会》

1884年油彩.画布 66.8 x 54 cm美国巴尔的摩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

067《在彭退斯花园的珍妮.毕沙罗》

1897年油彩.画布 73 x 60 cm私人收藏

  舆论的无情批评并未对毕莎罗造成打击,相反地他勇敢的去面对它,个性刚毅执着、善良温和的他,迫切需要牢固的友谊,于是他努力地促使这批画家团结在一起,而这些画家却渐渐地脱离集体的画展。直到七零年代末期,他才得到艺术批评界的青睐。

  为了接近大众,他献身于以粉彩、蛋彩、扇贝和蚀刻制作一些色调偏淡的作品,从事纯属装饰性的工作。在这个经济优渥的时期,使他得以在伊雷格尼购买了一所房子,安安静静地从事绘画工作。

  80年代初,印象派团体彻底地解体,这时,他被秀拉和希涅克的“点描派”绘法所吸引,当秀拉和希涅克知道毕莎罗在支持他们时,还颇为自豪。毕莎罗在1886年所画的《第厄普的铁路》画中,做到了绝对的点描主义手法。

068《巴金库尔的雾》

1894年油彩.画布 33 x 41.3 cm私人收藏

069《彭退斯路日光》

1874年油彩.画布 52.3 x 81.5 cm美国麻州波士顿美术馆

070《沐浴者》

1895年油彩.画布 35.3 x 27.3 cm美国华盛顿区国家画廊

  最后,他还是舍弃了与他志趣不相投合的点描主义,又重新按照自己的方式来作画;然而,毕莎罗除了一直为拮据的经济所困外,又因患有眼疾,使他不能露天作画,但这些困扰并未阻挠他绘画的意愿,于是他改在画室中工作,并且经常到卢昂、巴黎、第厄普和勒哈佛等地方小住,并且从他居住公寓的窗口或从旅馆的房间,来描绘城市风光。

  毕莎罗的作品由于在法国和美国获得成功,使他在一生中的最后十二年里得到宽慰和安定的生活。在美国,经杜朗.鲁耶的推荐而享有盛名,杜朗.鲁耶还为他举办了一次个人画展。

  毕莎罗一向与年轻人相处亲密,并保持友好的关系,在绘画研究方面还充当他们的顾问。他对先后印象派之间所发生的争论感到惊奇,参加后印象派的高更和梵谷,则公认毕莎罗是他们的老师和典范。

  1903年11月,他在巴黎逝世,给人们留下的印象是:“他是一个具有伟大心灵的人,这个人对生活充满热情与爱恋。”

071《雨天巴黎的广场》

1898年油彩.画布 73.66 x 91.44 cm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玻里艺术机构

072《冬天下午的杜来丽花园》

1899年油彩.画布 73.3 x 92.4 cm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073《春天早晨的杜来丽花园》

074《树林中浴者》

1895年油彩.画布 60.3 x 73 cm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075《卢昂港的汽船》

1896年油彩.画布 45.7 x 54.6 cm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076《冬天早晨的蒙马特大道》

1897年油彩.画布 64.8 x 81.3 cm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077《卢昂的拉比沙利》

1898年油彩.画布 81.3 x 65.1 cm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078《伊拉格尼的洗衣女》

1893年油彩.画布 45.7 x 38.1 cm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079《冬天下午的杜来丽花园》

1899年油彩.画布 73.7 x 92.1 cm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080《伊拉格尼的白杨树林》

1895年油彩.画布 92.7 x 64.8 cm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树木的垂直效果,与田野的低矮,二者之间的对比关系,形成简单的结构,把毕莎罗与其他印象派画家的绘画区别开来,使毕莎罗的绘画具有一种宁静、沉思感,而不再有"印象派"的紧张气氛。

  毕莎罗是印象主义之父,在经历了分光主义画法之后,在他的晚期又重回到明亮的风景画土来,这些风景画建立在完整而平衡的结构之上,颜色绚丽多彩,同时在明朗的色调和反光中,又显得格外透明,也更加鲜艳。

081《两位农村妇女》

1892年油彩.画布 89.5 x 116.5 cm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082《彭退斯的驳船》

1876年油彩.画布 46 x 54.9 cm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083《苹果和水壶》

1872年油彩.画布 46.4 x 56.5 cm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084《彭退斯附近风景》

1878年油彩.画布 74 x 60 cm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085《彭退斯的加来斯山丘》

1867年油彩.画布 87 x 114.9 cm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086《彭退斯道路上的牧牛者》

1874年油彩.画布 54.9 x 92.1 cm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087《伦敦水晶宫》

1871年油彩.画布 47.2 x 73.5 cm美国伊利诺州芝加哥艺术机构

088《彭退斯的公共花园》

1874年油彩.画布 60 x 73 cm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089《瓦兹河附近的彭退斯》

1873年油彩.画布 45.3 x 55 cm美国麻州克拉克艺术中心

090《下午的迪耶普港口》

1902年油彩.画布 54.3 x 65.5 cm私人收藏

091《彭退斯草地上的白马》

1872年油彩.画布 46 x 55.2 cm私人收藏

092《塞登姆山丘附近》

1871年油彩.画布 43.5 x 53.5 cm美国德州华兹堡金柏莉美术馆

093《在厄哈格尼艺术家的花园》

1898年油彩.画布 73.4 x 92.1 cm美国华盛顿区国家画廊

094《冬天的阳光和雪》

1870年油彩.画布 46 x 55.3 cm西班牙马德里提森波那米萨美术馆

095《早晨日光下的义大利大道》

1897年油彩.画布 73.2 x 92.1 cm美国华盛顿区国家画廊

096《彭退斯的花园》

1882年油彩.画布 54.5 x 65.7 cm私人收藏

097《马利港的塞纳河》

1872年油彩.画布 35.5 x 46.5 cm私人收藏

098《栅栏》

1872年油彩.画布 37.8 x 45.7 cm美国华盛顿区国家画廊

099《卢昂码头》

1883年油彩.画布 46.3 x 55.7 cm英国伦敦可陶德学院画廊

100《罗浮宫花园,雪效应》

1900年油彩.画布私人收藏

101《勒阿弗尔的码头》

1903年油彩.画布 66 x 100 cm私人收藏

102《圣欧安景观》

1876年油彩.画布 58.4 x 80.6 cm美国康州耶鲁大学艺术画廊

103《谈话》

1881年油彩.画布 65.3 x 54 cm日本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

104《厄哈格尼的六月雨天》

1898年油彩.画布 66.7 x 82.7 cm美国伊利诺州芝加哥艺术机构

105《采苹果》

1881年油彩.画布 65 x 54 cm英国伦敦理查德.格林画廊

106《路径》

1889年油彩.画布 72.4 x 59.7 cm美国密西根州底特律艺术机构

107《路维希安景观》

1872年油彩.画布 41.3 x 54.7 cm私人收藏

  毕莎罗向柯洛学习,决不是生搬硬套的模仿,而是一种特有的灵敏悟性,把柯洛的画法完美地融入自己原有的熟练技巧和潇洒格调之中,以极其自然的形态出现在画面上。

  画中看到的既有柯洛影子,但更多的是毕莎罗自己的清新的空气、明媚的阳光、柔和深远的云天,给人的时空和色彩的感觉妙极了,这种印象的真实感能唤起每个人如同身临其境的回忆。

108《彭退斯的阴天》

1876年油彩.画布 53.5 x 64 cm荷兰鹿特丹布尼根博物馆


来源:网易


欢迎关注中国美术家书法家艺术网!




分享到:

上海艺术家百度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