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家书法家艺术网】快讯,铭刻斑斓——武国强版画作品展八月十七日在上海图书馆隆重开幕

来源:     时间: 2018-08-04    打印本文    字体大小:

展讯(一)

《铭刻斑斓——武国强版画作品展》

2018年8月17日上年9:30在上海图书館西门大厅举行开幕仪式

《铭刻斑斓——武国强版画作品集》首发式暨版画创作研讨会在上海图书馆举行

主办单位:

上海图书館

上海市美术家协会

展览时间:

2018年8月17日一8月24日

开放时间

周一至周日9:00一16:30

展览地址

淮海中路1555号

      卢治平

      国强和我同岁,但要论美术创作的经历,以及从事美术创作组织工作方面的经历,他的资格要比我老的多。国强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即有作品见报。曾先后在报社,工人文化宫和上海美术家协会工作,在长长的几十年中,他在协调组织和为艺术家提供周到服务方面,耗费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曾经和他合作过的画家朋友,以及美术界的领导,已经很难统计出一个详细的数字。所有的合作者,无不对他的勤勉和负责精神留下深刻的印象。方方面面的琐碎工作,包括通知联络,率队外出采风写生,筹备展览,布置展览,编印画册等等,他事无巨细都是亲力亲为。而他为之投入大量精力和时间的上海市工人文化宫版画创作组,在文革期间,以及文革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俨然成为了那一时期上海版画创作的大本营,而从中走出的多位作者,都已经成为了当时上海版画创作的骨干力量。

      由于组织协调工作挤占了他太多的时间和精力,以至于他只能挤出点滴时间,从事自己心仪的艺术创作。国强的作品,特别是版画作品,数量并不很多,但是可以看得出,每件作品都是花了十足的功夫。他的版画作品,除了少量黑白木刻之外,多以油印套色木刻为主。由于没有机器,往往采用手工拓印,拓印的过程不但是一个技术活,更是一个体力活,用他自己的话说,每印完一款,都精疲力尽。即便如此,他依然执着而不肯放弃。作品陆陆续续也积攒了不少。

      国强的版画作品,所选的题材除了少量的花卉之外,大部分为城市的生活场景。浦江两岸的高楼、喧嚣繁华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都是他钟爱的题材。国强的套色木刻,用色对比强烈而饱满,大胆甚至夸张。在刻制时运刀朴拙平实,少见精细而花哨的刀法。而这看似简朴的处理手法,恰恰为大块的色彩表现留足了余地和空间。参差交错,对比强烈的明丽色块,把魔都充满动感,令人眼花缭乱的气氛表现的淋漓尽致。

      除了版画创作之外,国强也擅长于水彩。他对版画色彩的把控,多少也得益于由水彩画创作而培养起来的对色彩特殊的敏感和喜好。不过,同样是以色彩构筑画面,木刻与水彩,在气质上还是有较大差异的,水彩往往追求的是丰富灵动和微妙的变化,而版画则比较讲究实在、简练和概括。国强并不在意这种差异带来的阻碍,倒是非常享受在版画与水彩之间自如地相互切换,创作出许多对映成趣的作品。

      在组织工作与艺术创作活动中蹉跎了几十年,一转眼,我看着他由风华正茂,转身步入了退休的行列。只是他工作与创作的脚步都没有停息。他依然在为美协的创作学习班安排课程,聘请老师,带队写生和策划汇报展览,详细而甚至有点唠叨地叮嘱学员们应该注意的大小事项……,他依旧手持刻刀,在木板上辛勤耕耘,满头大汗的将一层又一层浓郁饱满的色彩,拓印转写到画纸上,为我们呈现一幅又一幅美好的作品……

      在一次又一次为别人筹办了多次展览之后,他终于迎来了自己在上海图书馆隆重举办的展览,是对他创作生涯的记录和回顾,是对他几十年勤勉工作的奖赏。我衷心的预祝展览获得成功!

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

上海市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主任

2018.7 . 于半岛

作品选

艳阳天 50-71cm绝版套色木刻2005 年

盛世三  71-53cm套色木刻2010年

闹市 53-60cm木板、纸板套色1999年

灿之二  49-50cm 套色木刻2018年

缤纷  40-52cm 套色木刻2018年

缤纷的城市印痕(代跋)

刘明辉

      艺术经常用来响应一个时代中人们的信息需求。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木刻版画曾被大量用于刻画时局动态和号召人民抵抗外敌侵略的宣传,以其生动形象的视觉表达和易于复制的性质在社会生活中具有特殊的作用和地位,担任了历史记录者的角色。鲁迅先生早在1934年就认为印制版画刊物具有“保存历史材料和比较进步与否”的意义,同时他在对版画的选择和评论上体现出极高的审美趣味,直至今日仍具有指导和借鉴作用。时代需要版画,版画的表现形式也适应于人们的实际需求。在处于和平年代的今天,新兴的信息传播渠道和艺术创作形式层出不穷,数字技术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使得非接触式创作成为可能,艺术交流越来越多地借助于信息化媒介。因此,艺术家的双手与创作载体之间对话的触觉温度,艺术家之间切磋交流的情感温度,显得尤为宝贵。

      能够被感知的温度从来不会自发地产生,它必然诞生于一种强大的驱动力和锤炼碰撞的过程。就艺术作品而言,这种锤炼不仅是脑中无数次建立构想和自我否定的劳作,更是深入思考后双手向着载体倾诉和妥协的努力。木刻创作的独特艺术魅力很大程度上来源于这项因素。从创作过程来看,它要求艺术家持握适于塑造当前线条的刀具—这把刀具甚至是亲手制作的—从刻入角度、力度、深度、线条流畅或艰涩度等方面探寻点线面的关系,最终建立起独具个性的艺术语言。绝版套色木刻是其中特色鲜明的一个门类。在我国,它生发于20世纪80年代的云南省,距今不过三十余年,但其独有的艺术魅力已经大放异彩。它巧妙地将电光石火间的灵感和最终画面的不确定性贯穿在整个创作过程中,令创作者始终充满期待和热情。艺术创作需要热情,一个城市的建设也需要热情。开明中蕴含睿智,大气中不忘谦和,这不正是上海城市精神的诠释吗?

      武国强先生是一位土生土长的上海画家,深爱着这座生机勃勃的城市。他从事专业版画创作逾四十年,在绝版套色木刻技法的探索和创新方面硕果累累。虽然每一种技法带有的客观属性决定了同门类下的作品存在共性,但是当我们在可识别的共性中发现意料之外的亮点,产生了情绪共鸣,艺术家的个性就实现了它的价值。所谓“君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艺术创作的对象不必追求奇绝罕见,只要在自然界和日常生活中时时留意,就一定能找到真善美的踪迹。武国强以温情的视角,将四时光影中的城市和勤劳的城市人印入脑海,历经长时间的深入思索和提炼,将生机勃勃、昂首奋进的城市风貌铭刻于木版之上。更可贵的是,他通过寻求写实与抽象的辩证统一,在一次次刻版、毁版、再刻版的多次创作后形成了“草色遥看近却无”的艺术效果。这份“草色”中有斑驳跳跃的光影,有积极向上的力量,让人们感到自己身处的空间充满着人情味,洋溢着幸福的气息。这即是一座城市应有的温度,也是人们心灵向往的温度。

      进入公共视野的版画作品,不仅与建筑、文学、摄影、音乐等一道参与着城市文明的建设,并且以其特有的艺术力量感染和影响着城市人的生活。可以说,版画家还肩负着城市文明建设者的责任,承担着精神风貌展示者的职责。这份责任感,与社会生活中的其它部门同等重要。武国强将人生中宝贵的二十年青春投入在上海市工人文化宫,在他组织的美术培训班中走出了无数位享誉国内外的画家,市宫在他们心中是充满人情味的“家”,他们甚至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市宫情节。武国强接过职工美术培训工作接力棒之时,正值改革开放的春天,也是职工美术发展的黄金时段,市宫的画家们既是同道又互为师友,在温暖向上的氛围中彼此促进、共同提高,出现了许多反映时代发展和人民安居乐业的优秀作品。这段工会系统对职工美术的历史贡献,已然成为上海美术史上的光辉篇章。直到今天,武国强仍经常亲切地把“市宫”挂在嘴边,对市宫曾经的同行者们充满感激。他在培训班外,还组织了丰富多彩的展览、研讨、交流活动,这些都是将志同道合的人们聚集在一起畅所欲言的绝佳途径,对创作理念和技法的进步大有裨益。但是他从不居功自傲,而是习惯把自己放在实干者的位置,乐于为他人牵线,为他人鼓掌。甚至在笔者约稿请他叙述在市宫多年的创作经历时,他都茫然无措—因为从来都是他协助和记录同行者的创作历史和会议交流,却未曾琢磨和整理过自己的创作履历。除了市宫的工作,武国强还在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供职逾二十年,先后主持创作研修班及创作沙龙,为输送美术人才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汗水。

      不论走得多远,都不忘为什么出发;不论取得多大的成就,都不忘同路人、引路人。我们在武国强的画作中看到跨越时代历久弥新的朝气和活力,在创作岁月中看到精益求精、尽善尽美的艺术追求,在工作经历中看到默默耕耘服务他人的高尚品德。这些都是宝贵的精神财富。感谢他为上海的城市建设作出的努力,为上海图书馆的资源建设贡献的力量。

于中国文化名人手稿馆

2018年7月20日



分享到:

上海艺术家百度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