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摄视角 | “东方庞贝”洪荒苍凉

来源: 原创 丁和 新民惠游 第四天 第27弹 楼兰    时间: 2019-07-30    打印本文    字体大小:     阅读量: 247

阅读量: 247

来源:  原创    丁和    新民惠游    第四天    第27弹    楼兰

      “莽莽万重山,孤城山谷间。无风云出塞,不夜月临关。属国归何晚,楼兰斩未还。烟尘独长望,衰飒正摧颜。”诗圣杜甫的凄美诗行,描述着古时秦州及塞外楼兰的荒寒苍凉之境。

      风蚀残阳、大漠孤烟、古墓残影、戈壁雅丹、“东方庞贝”、死亡之海......城郭岿然,人烟断绝,风声如鬼泣。伫立“死亡之海”罗布泊冥冥大漠千年,月色寒影下的“东方庞贝”楼兰故城,恍若大漠中游弋的孤魂,消融在浩荡洪荒的戈壁雅丹。还有那传说中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的胡杨枯木,依然皴皱遒劲、横逸竖斜地盘亘在故城废墟之上。

      月影轮回,残月在长风中诉说着故城往事:生命禁区罗布泊曾烟波浩淼、绿洲繁茂,葳蕤的胡杨林布满湖岸;风中传来驼铃声,蒙着轻纱的楼兰女子翩然而至,欢唱古国昔日辉煌。早在公元前2世纪,楼兰就是西域著名的“城郭之国”,罗布泊西岸的楼兰故城亦是古丝绸之路上的要冲重镇,“使者相望于道”,当年楼兰城内商旅云集、人流如织。

      然,繁盛戛然而止,眼前的楼兰寸草不生、万象虚妄、一片枯寂。在大自然的无常中,罗布泊翠湖绿洲、楼兰繁华古国谜一般地消逝在浩渺大漠和时光隧道中,终成千古绝唱、旷世之憾。

斜晖映故城·楼兰“三间房”遗址

楼兰佛塔

日出佛塔红胜火·楼兰佛塔

楼兰官署遗址

阴阳榫头 相伴千年

天宫传神·阴阳相契的房梁

文明之光·楼兰古民居遗址

默然相守

残存的辉煌·楼兰古民居遗址

雅丹地貌上的楼兰贵族墓

贵族墓室残存壁画

米兰西大寺佛塔

▼请横屏观看

楼兰伊循城  米兰戌堡

楼兰伊循城  米兰戌堡残墙

楼兰伊循城  米兰戌堡

米兰戌堡夯土残墙

远眺米兰东大寺

营盘脱西克吐尔烽燧

楼兰LE古城城墙

罗布泊营盘大佛塔

沉寂·罗布泊营盘故城遗址

信仰·楼兰太阳墓

罗布大地·罗布泊湖盆边的龟裂地

回归生命·罗布泊重现水迹

罗布盐碱别样红·罗布泊盐碱地

罗布泊盐碱地

▼请横屏观看

古道长存·罗布泊雅丹地貌

鹰瞵鄂视·龙城雅丹地貌

旋转乾坤·罗布泊龙城雅丹地貌

罗布泊龙城雅丹地貌

日出龙城霞满天·罗布泊雅丹地貌

生命与盐碱·龙城旁的盐碱地貌

振翅欲飞·罗布泊红柳

▼请横屏观看

龙城风云·罗布泊雅丹地貌

作者简介

      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委员、上海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新疆龟兹研究院客座研究员,《旅行者》杂志首席顾问官。

      赴新疆40余次,两度穿越“死亡之海”罗布泊,寻访拍摄古楼兰等地。

      在全国及海外先后举办《藏风》《流沙梦痕 西域艺术影纪》《玄奘取经之路》及《丝路精魂 古代龟兹石窟壁画》展,并出版同名书集。


来源:原创            丁和

         新民惠游    第四天

         第27弹         楼兰






分享到:

上海艺术家百度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