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讯 | 色·场——女艺术家国际联展

来源: 艺术云南    时间: 2017-10-26    打印本文    字体大小:

色·场 —— 女艺术家国际联展

参展艺术家

郭祯(美国)  亚丽  王艾茵

朱乒  勒缇霞·杜香(法国) 张琼飞

展览时间

2017年11月11日—11月26日

展览地点

昆明市呈贡新区 斗南美术馆

开幕式酒会

2017年11月11日 星期六下午三时

出行指南

公交路线 | 12路(斗南路口)、C6路(斗南花市)、215路(斗南花卉市场新馆)

地铁 | 1/2号线,斗南站下车转C6路至斗南花市下车

自驾 | 环湖东路—斗南街—斗南·花花世界

彩云北路—兴呈路—斗南·花花世界

停车指南 | 斗南·花花世界地面停车场

斗南·花花世界5号馆对面地面停车场


色·场 —— 女艺术家国际联展


      严格地来说,图像的意义是很难用文字表述的,这也是绘画存在的意义。当然,当代艺术已经不能用图像学来界定,广义上说,它只能被描述成一种有创造性的精神活动,而在这样广泛的一个范畴里面来谈论具体的艺术家的作品,特别是架上绘画作品,归类就显得很重要。

      《色·场》是这样一个展览,它由六位不同文化背景的女性艺术家组成,包括了亚美欧三洲,她们中有的来自中国本土,也有来自美国和法国,虽然是不同的生活经历和艺术成长过程,她们的创作却可以归为某一大类,就是她们在新媒体和新材料创作盛行的今天,仍然坚守着架上艺术的创造----这简直可以看为是一种保守的选择。当然艺术的前卫性和创造性并不能用使用材料的新旧来界定,但却会造成艺术家在日常中的“影响的焦虑”,这种焦虑常常会让艺术家产生自我怀疑,特别是对绘画本身是否还有意义的怀疑,这需要用强有力的作品的来自我证明,消除这种时代病。当代艺术发展到今天,一大趋势是,常常用艺术的方法论问题来代替艺术本身的问题,这让当代艺术在摆脱不了艺术评论的过度解释以外,作品本身却开始缺乏魅力,缺乏艺术应该给予人的感性力量的感染。换一种直接的说法:“艺术被过多的口水粘住以后,不见艺术,只见评论。”如果艺术品和欣赏者之间隔着的理论的墙过于高严,艺术能激发起的人类精神或是心灵共鸣的那股热情就会消失,或是疲倦与失望居多而丧失了去了解的愿望。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展览的企图是,重回架上艺术,从个人主义的角度出发,发掘绘画的可能性,以一种直观和感性的呈现,表达自我。

      这是一个女性艺术家的展览,但并不是一个女性主义展览。照木心挑剔的说法,任何文艺,“一入主义,便不足观”,女性主义过于关注性别感受和男女平权的问题,并有挑衅意识,但这个展览只有一个底线,就是女性艺术家也是艺术创作的一大力量,并不需要强调性别意识。对于艺术家来说,重要的是个性与表达方式,是否要介入时代,是否要提出当下关注的问题是第二位的,有时过于介入时代的艺术家,时代产生变化时,作品就会显得无足轻重。

      有人说过,真正的前卫是要把断裂的传统用自己的方式连接起来,其实一个人生下来是带着各自的文化基因和密码的,艺术是帮助呈现这种神秘基因图的最直接方式,传统和过去是怎样影响了一个人的精神,从作品中便可知一二。这个展览中的艺术家,作品和东方的传统都有藕断丝连的关系,从这个角度,更容易描述她们的作品。

      在这些女艺术家们的创作中,时代和当下是被她们有意忽略掉的问题,或许对人生而言,女性的直觉中包含着一种本能的指向,她们通过作品只想说明:“只有生命本身是最重要的,艺术在于表达生命存在的感觉,它们呈现在色彩所塑造的虚拟场域中。”


参展艺术家及作品


      郭祯是来自美国的女艺术家,居住纽约几十年了。她早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八十年代国美是水墨实验艺术的先锋场地,郭祯和其他艺术家一起,都投入了这场风潮,之后“八五新潮”过去,移居西方,她骨子里的水墨情结却未消失,而在一个大的中西方文化背景的比较下,她更意识到了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文化选择和本能表达,于是抽象水墨便成了她的选择。在她的作品中,随意晕染开来的墨迹,如同深浅不一的情绪,四泄而开,如同内心的隐秘地图,千沟万壑,起伏连绵,只有自己能走到。水和墨在交融那一刻产生的变化,充满偶然性,这也是她寻求的效果。当观众在一种对水墨画的惯性期待下突然看到这种没有具体内容的画面,思维模式受到了挫折,“看山不是山”,正是她追寻的哲学境界。

郭祯作品   水墨系列 

120cm×96cm  纸本

郭祯作品   水墨系列

120cm×96cm  纸本

郭祯作品   水墨系列

120cm×96cm   纸本

     王艾茵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来云南工作已经十多年了,在她的作品中,精灵古怪的各种生物像梦魇一样缠绕着人,它们有或明或暗的出处,有些来自古传说《山海经》,有些来自历代神话故事,有些纯粹出于她自己的想象。这个日常中温言细语的女子,用自己的画笔创造了一个迴异于其它的疯狂世界,在这个世界中,这些奇诡的生物无一不带着残酷的表情和鲜艳刺目的色彩,它们莫名其妙的存在也是她内心情绪的一种宣泄。而传统花鸟画的技法和表现内容也在她这儿有了新的阐释。

王艾茵作品   山薮   190cm×177cm

纸本彩墨  2017年

王艾茵作品  新六合物语

190cm×177cm  纸本彩墨  2016年

王艾茵作品   盛宴

190cm×177cm  纸本彩墨  2017年

      朱乒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油画系,但近年来也多用纸本作画,在她的作品中,能看到来自西方的表现主义风格的影响,然而这种影响又是经过消化吸收的,她的用笔用墨,则是来自东方写意画的传统,所谓的“东西方融合”,在她的作品中有很好的体现。然而她表达的内容是惊悸的,充满黑暗和神秘的,死亡和欲望交替出现,在混乱的空间中肉体的挣扎和渴求,展现了生命的种种形态,这种形态满溢着生的悲观和伤感,却又有顽固的生命力,正如同艺术家本人特别的人生经历一样,丰富,坚韧,充满了象征意味。

朱乒作品    丽达与天鹅

78cm×54cm  纸本

朱乒作品   无题

78cm×54cm  纸本

朱乒作品   无题

78cm×54cm  纸本

      亚丽钟情于风景画的创作,她早年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油画专业,后来又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这段就学经历对她非常重要的是,她迷上了敦煌壁画。对这一丰富独特的中国传统艺术作深入的了解后,那辉煌的色彩,精炼的造型概括方式对她的创作有了极大的影响,加之早年严格的西画训练,对巴尔蒂斯等艺术家风格的潜移默化,她形成了自己成熟的艺术风格。在风景创作中强调一种大开大合的写意精神,东方的笔意以一种油画的方式表现出来,更加丰富和动人。她的作品中经常空旷无人,只有她主观过滤过的形和色在交织表达“天人合一”的观念。

亚丽作品  山涧

70cm×80cm   布面油画  2014年

亚丽   山寺

40cm×30cm   布面油画   2012年

亚丽作品  露天演出

73cm×60cm   布面油画  2008年

      勒缇霞·杜香以前曾在巴黎大学攻读过艺术史和摄影,然而多年以后,她却发觉,硬材料雕塑和绘画才是她的最爱。她喜爱用石头打磨一个雕塑,或是用铁片编织造型奇怪的形,这些形介于物体和生物之间,但是雕塑创作受条件限制很大,直到有一天,她用树枝沾着墨汁开始在纸上作画,立刻,一个新的世界就被打开了。她曾经和一个亚洲艺术家在一起生活过,东方文化令她着迷,东方人对纸张和墨的敏感也传染了她,她用随意采来的树枝,蘸着墨汁在纸上塑造震颤的线条和形,然后又用类似古岩画的颜色来限制这些形,于是画面上便形成了个人性的图像,它们充满了现代的原始感,也有她个人的生命密码。

勒缇霞作品   怪物与人

91cm×73cm  纸本

勒缇霞作品  怪物与人

91cm×73cm  纸本

勒缇霞作品  怪物与人

91cm×73cm  纸本

      张琼飞是旅居法国的中国艺术家,生长就学于云南,但似乎西方的经历在她的作品中无从体现。她是一位关注自己内心图像的人,内在的感受转化成各种“物像”,这些物像或是真实,或是虚拟,都有一种象征意味,而在表达方式上,水墨淋漓尽致的直接性,也是她的首选。她力图在手法和目的间做到自然。

张琼飞作品   机械物

126cm×105cm   纸本   2016年

张琼飞作品    椅子

180cm×105cm    纸本    2016年

张琼飞作品   床

180cm×105cm   纸本   2016年


来源:艺术云南


欢迎关注中国美术家书法家艺术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