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赏菊,正好以此诗书画下酒!

来源: 网易    时间: 2017-10-29    打印本文    字体大小:

  一千一百多年前的一个深秋,曾经鼎盛一时的唐朝,已经暮气沉沉。长安城内外,百花已残,菊花刚刚登场。

  一年一度的重阳佳节快要到了。

  此时,一位青年情绪低落,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赶考了,结果又名落孙山,这怎么回山东荷泽老家向盐商老子交待?满脑子不开心的青年,想快点逃离这个写满失败的城市,然而未来在哪儿?他满眼迷茫。

      出城不久,一家院落里的数束菊花吸引了他的目光,失意与无奈还伴随着几分不甘,让他的诗兴大发,随口吟出《不第后咏菊》:

  待到秋来九月八,

  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

  满城尽带黄金甲。

  诗一出口,整个人为之一振,青年像换了一个人,嘿嘿一笑,翻身上马,头也不回地弃长安而去。

      这个青年就叫黄巢,科举不中,却意外收获一首流传千古的名诗,他也算赚大了。归乡后,黄巢把科考教材及辅导书统统烧掉,彻底断了仕途之念。

  连年自然灾害,民不聊生,可政府却“用兵不息,赋敛愈急”,老百姓实在没有活路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濮阳的私盐贩子王仙芝聚众数千人,于长垣县揭竿而起。起义了。

  黄巢一看,有人带头造反,干脆咱也跟着干一票吧。于是,他就与子侄及外甥八人聚众数千人,响应王仙芝。一路冲锋陷阵,到最后黄巢被推为起义军总首领,号称“冲天大将军”。

  公元880年12月,黄巢带领大军占领了长安。当年科举不中,如今提刀率众攻下京城。如此归来,够霸气!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一首菊花诗,就这样一字字为大唐朝敲响了丧钟。这算不算是菊花最经典的励志故事?

  “强欲登高去,无人送酒来,遥怜故园菊,应傍战场开。”和黄巢一样,在边塞诗人岑参眼中,菊花也一样是战士。

  傲霜死犹香。菊花因傲霜斗寒的顽强性格,一直为人们所崇敬,所以古人把梅、兰、竹、菊誉为花中“四君子”。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自从陶渊明之后,菊花战士的品格之外,又多了一种隐士的灵性。

  从此失意落迫的文人雅士,便把菊花当成了亲人。眼中赏,笔下绘,心里吟……恨不能把自己也变成一束菊花。

  每年的重阳节,登高、赏菊,还要喝菊花酒。据说这是流传了千百年的习俗。

  “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赏菊一时,那菊花如何能不残呢?莫如让它入诗入画,可得千古不朽。

  有一个人做到了。他就是晚清民国的一代宗师吴昌硕。

      集“诗、书、画、印”于一身,融金石书画为一炉,吴昌硕被誉为中国“文人画最后的高峰”。

  16岁那年,太平军与清军战于浙西,吴昌硕全家避乱于荒山野谷中,弟妹先后饿死。他又与家人失散,替人做短工、打杂度日,先后在湖北、安徽等地流亡数年。

  饱经苦难的吴昌硕,像菊花一样不肯向命运低头。勤学苦修,终成艺林翘楚。曾做过一个月的安东县令的吴昌硕,被任伯年称作“寒酸尉”,并画像《寒酸尉像》相赠。性情耿介的吴昌硕混不了官场,只能做一个艺术家。1913年西泠印成立,被推为首任社长。


      吴昌硕写意花卉,师法徐渭、八大山人、赵之谦等诸家之长,兼用篆、隶、行草等书法笔意入画,色酣墨饱,雄健古拙,亦创新貌,形成了富有金石味的独特画风。

  菊花是吴昌硕经常入画的题材。一生潦落,他已经把菊花当成了知己。画菊花也是画自己,情绪齐聚笔端。菊花常伴以岩石,渴笔大片擦染,生出奇趣之景。吴昌硕素喜西洋红,墨叶以焦墨画出,菊叶以大笔泼洒,浓淡相间,层次分明。

      “奔放处不离法度,精微处照顾气魄”。吴昌硕自言:“我平生得力之处在于能以作书之法作画。”他以篆笔写梅兰,行草作葡萄。所作花卉木石,笔力老辣,气势雄强。

  吴昌硕行书学黄庭坚、王铎。中年以后,选择石鼓文为主要临摹对象。数十年不曾间断,形成凝练遒劲,风格独特。60岁后愈加老辣天真。晚年行书也以篆隶笔法为之,笔势奔腾,苍劲雄浑,不拘成法。

  重阳赏菊,正好以缶翁的书画下酒!不亦快哉!

      紫桑有佳种,移植秋涧滨。

  花开黄金色,莫谓山家贫。

  今非义熙年,谁戴漉酒巾。

  寒香采盈把,欲赠无幽人。

  乙夘十有一月信笔缀成,酷似孟皋设色。安吉吴昌硕时年七十二。

  此幅《金秋盛菊》,为吴昌硕72岁所作,正值盛年,真力弥漫。

  吴昌硕善作诗文,苦吟数十年。尤以题画诗最为受人推崇。擅用白描手法,活泼自然,接近口语,具有明丽俊逸的特点。

      “寒香采盈把,欲赠无幽人。”知音少,弦断谁人听。

  吴昌硕的行草书,受其石鼓文影响,也是老辣纷披,一任纵横,不计工拙,一股浓郁的野逸之气充斥其间。

  这种字,也就是吴昌硕及后来的齐白石刚好能驾驭,换了别人,马上流入粗野之中。看来这份野逸,也不是谁都能玩得了的。没有高尚的修为不灵。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82岁的吴昌硕,已经到了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的通透之境。

  写意,最难。

  意在何处?在菊中,在诗间,在笔端,更在心里。

      九月谁持赏菊杯,

  黄花斗大客中开。

  重阳何处篱边坐,

  雨雨风风送酒来。

  这首诗曾被吴昌硕多次题写。

  “九月谁持赏菊杯”?古代文人雅士,多有此情怀,今人不堪,雅集日少,诗意东流。

      白帝铸秋金,黄花大如斗。

  枝瘦能傲霜,孤高琼绝偶。

  荒岩少人踪,与谁作重九。

  落英餐疗饥,饮泉权代酒。

  乙丑长夏,缶道人挥汗成之,时年八十二。

  老开艺境信手书,吴昌硕82岁如有神助。艺术境界越来越高,孤独是一定越来越多。没有人陪他过重阳,自己喝着泉水,当饮菊花酒。名士古风盎然纸上。

  书法、绘画与人格,高度统一。仿佛见一拄杖老人,立于山中泉畔,目视远方。

      南山高百丈,探秋时一上。

  篱华开烂熳,霜气更萧爽。

  寒香晚更奇,啸傲寄真想。

  根下丹泉流,泉甘菊芽长。

  甲寅莫春之初,七十一叟吴昌硕。

  “根下丹泉流,泉甘菊芽长”。吴昌硕是在咏菊,也是在论艺。

  只有源远才可流长。

  都是千年的狐狸,自然不用看聊斋。

  可当下很多人,学艺不精,却偏偏喜欢装神弄鬼,不说也罢。

      荒崖寂寞无俗情,老菊独得秋之清。

  登高一笑作重九,挹赤城霞餐落英。

  逸民仁兄雅属,戊午秋七月,吴昌硕年七十五。

  老菊独得秋之清。吴昌硕晚年就是这样一株老菊。

  诗书画印打通的他,屹立在艺术之颠,登高过重阳。

      重阳节后雨如麻,小巷疏门冷不遮。

  笑我无裘能换酒,更从纸上写黄花。

  癸丑寒露,吴昌硕。

  吴昌硕喜欢菊花。据说他的住所周边种满了菊花。

  每到重阳节前后,他一定会画多幅秋菊图。

  一生中画过多少幅,估计他自己也不清了。

  诗书画印的有机融合,让吴昌硕把大写意文人画,推到了一个高峰。

  接着,又有一位大师级人物,接过了他的衣钵。

      这个人就是齐白石。

  他的画风和书风,都受吴昌硕影响至深。

  有人说齐白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把大写意文人画又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诗、书、画、印。齐白石是继吴昌硕后,最后的绝响。

      齐白石的诗写得很好,他也经常画菊花,但他已经不像吴昌硕那样,总在画上题诗了。他的点睛之笔,可能是那一只只栩栩如生的虫子。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重阳节到了。那个人哪去了呢?

  也许他正在吴昌硕的画境中赏菊花呢。

  以此绝妙书画下酒,不亦快哉!


来源:网易


欢迎关注中国美术家书法家艺术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