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家书法家艺术网】快讯,彩霞中的向日葵——画家陈大健

来源:     时间: 2018-11-06    打印本文    字体大小:

艺  凡

      第一次遇见画家大健,是这个夏天往“上海水墨缘”画室的地铁口。

      他穿圆领T恤、运动鞋,肩挎一只黑黑长长的宣纸筒。在地铁一超市门口,他竟一眼认出了(看过微信中的照片)从未谋面的我,笑盈盈地说“我认出你来了,走吧”。

      大健走路很快,很有力,脚步里好像有笑声,有音乐。这个城市里,失魂落魄的脚步有之,软弱无力的脚步有之,犹豫迷茫的脚步有之,大健的脚步里听不到这些。

      大健爱笑,爱说话,语速也像脚步一样快,一样有力。我想像不出他已过了花甲,以至于后来因学画相处了一段时日后,仍不认为他过了花甲。人如果没有年龄,岁月只是时间的符号,我们也许就不会有那些无意义的疑惑了。后来,真的就不去关注年龄了,因为有比年龄更值得关注的东西,它已扎根在大健脚步声里,他的笑声里,他激情四射的话语里。

      在科学的迷茫处,在命运的混沌之点,人唯有乞灵于自己的精神。不管我们信仰什么,都是我们自己的精神的描述和引导。绘画是大健的信仰,是他骨子里的热爱,几十年来,他手拿画笔,抒写胸意,已成惯习,也是不合适用“努力和坚持”来赞誉他的。

      以他的绘画水准和年龄而言,大健完全可以为他人师,收门纳徒,而他却不愿,他说“我需要更多的时间画画”。在追求艺术的路上,永远没有最好。这或许是大健一直以来保持低调的理由。而“手高眼低,不断否定自已,永不满足”使大健的国画作品得已突飞猛进。然而,即便大健的国画作品在市、全国画展中频频亮相,他依旧没有满足已有的成绩。继续沉淀自己,不断求索。

      几乎每个周末,他都会往返于青浦至“上海水墨缘”之间,和画友探讨,向大师张培楚学习,(也曾师从当代名画家顾青蛟先生)从中吸取更多更好的养份。每一次人物写生练习,当模特儿摆好姿势,大健总是先细观察,把握好人物结构和神韵,然后果敢落笔,他画的人物形神兼备,笔墨舒畅,每次的四幅写生画,他从不落下。画画休息间隙,便请老师指点,和画友论画,而晚上回到家,他又会继续为白天的写生润色。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真正在艺术上能取得成就的艺术家,大都如此吧。

      爱画画的大健时常快乐得像个孩子,在“水墨缘”,当写生开始,画友永锦的音乐声响起,他便会亮起他的歌喉,画得欢快时,也会亮亮嗓门,他的欢乐也时常感染了我们。

      而有一天,大健还是来画画,谈笑却听不到了。模特摆好姿势,他还是拿起笔,但手中的笔似乎不那么听使唤了。休息时,他坐在椅子上,不说一句话,有时低头,打磕睡。下午,他画完一幅画就离开了画室。画友们陆陆续续地知道了他夫人生病住院的事。后来的每个星期六,他仍然来,但他会早回,因为要照顾生病的夫人和小孙子。这期间,他消瘦了许多,但他从未放弃过手中的画笔。我还是会源源不断地从他的微信中看到他的新作,他病愈中的夫人还会把他的画制做成精美可播放的小年糕影集。

      他画专注的摄影人,专注做事的人是美丽的;他画“动迁前”在老房子前合影留恋的老人,这个时代的印迹是他想留下的;他画朱家角的古韵和景致,有古老文化的家乡是他所热爱的;他画和蔼可亲的,开怀大笑的老人,每个老人都是应该被时光温柔以待的。他也画代表力量的老虎,四季的花鸟。所到之处,必拿画笔,以画抒情,他热爱什么就画什么,你看他的画,也如一首首有情怀的诗歌。  

      十月,我外出旅游,拍了一些夕阳下的向日葵,大健说拍得真好。不是向日葵本身,而是有温度的人所赋于的向日葵的情怀,大健也像夕阳下的向日葵,在彩霞中舞蹈的向日葵。大健只是不断走,不断地画,不断走,不断画。每一个人心中都有诗和远方,只有向着这个方向不断走才能越来越靠近它。

      正在我完成这篇小文时,悉获大健刚从法国参展归来的消息。

      以下文字由来自法国的报道整理而成:

      10月23日下午6点,大健作为中国9位杰出艺术家应邀赴法出席了在法国里尔北加莱公立高等美术学院举行的“灿烂.中国”2018中国艺术家绘画作品法国展开幕式”并被颁发了2018年“法兰西共和国荣誉勋章”和“荣誉证书”。

      本次展览所展出的有来自中国16个城市共50位画家120幅原创作品。

      大健还参加了由“北加莱公立高等美术学院”组织的法国北部里尔、图尔宽、鲁贝等城市公民、高校教师、研究生和大学生的文化交流活动。在交流中,大健现场泼墨“水墨荷花图”,并为法国文化交流者现场进行钢笔速写和水墨人物写生,使法国公民领略了中国文化的魅力。

      赴法参展的同时,还先后考察了欧洲5个国家8个城市,重点参观了里尔国立美术馆、布鲁日的毕加索美术馆、马蒂斯博物馆、巴黎卢浮宫、奥赛美术馆、蓬皮杜当代艺术中心、德国路德维希博物馆和现代美术馆、贝多芬故居、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荷兰国立博物馆、比利时皇家美术馆和布鲁塞尔大皇宫等,饱览了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雕塑珍品,领略了各历史时期画派的艺术风格。

      大健还不忘在旅途中忙中偷闲,为外国友人画人物速写并予以一一赠送,为中国文化的传播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世界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它是期待,也或许是意料之中又是意料之外的惊喜。人生是一场旅行,有的人来看一眼就是了,有的人,他要在此栽莲种花,他要做那千万绿叶中不同于众的一枚,想俯身和大地对话,在大地的心脏留下他的窃语,想让尘埃开出一朵微笑的花。

      法国之旅是大健昨天的诗和远方,而艺术没有终点,大健一直向前带着音乐的步伐就不会停止,他会向着又一个诗和远方,如舞蹈的向日葵,去追寻心中的太阳。

      莫道桑榆晚,微霞尚满天,这漫天的彩霞,概是上天被如大健一般的人依旧马不停蹄地去做自己喜欢的事而感动,发出的惊叹和赞美吧!

法国(E.A.U)主席芬妮.马丁女士代表法国里尔政府部门向给陈大健颁发2018年“法兰西共和国荣誉勋章”

陈大健先生向(E.A.U)秘书长江可凌先生回赠礼品

陈大健先生在自己的作品前留影

陈大健先生为北加莱国立高等美术学院二位研究生现场水墨人物写生

以下为大健旅行中的钢笔速写:

陈大健:

      子虎堂主人,1953年出生。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市青浦区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师从当代书画名家张培楚先生和顾青蛟先生,涉猎人物、山水、花鸟。现为上海市美术家协会花鸟创作沙龙成员,上海大学水墨缘工作室成员。作品曾在军内外、上海市和全国展出,时有获奖,颇有好评。上海市电视台、上海《解放日报》、《文汇报》、《新民晚报》均有专题报道。其中一幅在日本参展评为优秀奖并被收藏,两幅作品参展法国并获“法兰西共和国荣誉勋章”殊荣。









分享到:

上海艺术家百度统计